2007.1.22 Last Update :2015.1.12

好古──岡野玲子與皇名月

岡野玲子(1960-)與皇名月(1967-)這兩個瘋狂的考據派,以漫畫帶讀者穿梭時空,看見古今人物的哀樂與魔力——請別錯過她們的作品,因為「好古」是她們與生俱來的基因,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將「古代」或「傳統文化」畫得別具魅力!

 

.考據派漫畫

為何我稱「好古」源自岡野與皇的基因?因為她們崇古不僅止於研究作品設定的時代,還熱愛援引美術史名作。

請看岡野玲子的相撲主題作品《兩國花錦鬥士》(両国花錦闘士,1989-1990)新裝版封面,認得出來是向那些西洋美術史上的名作致敬嗎?

首集〈花錦的階梯〉(花錦の階段)仿效拉斐爾前派畫家伯恩—瓊斯的《金色階梯》(The Golden Stairs, 1880);次集〈花錦的浴場〉(花錦の風呂)參照新古典主義畫家安格爾的《土耳其浴場》(Le Bain turc, 1863);三集〈花錦的學院〉(花錦の学堂)模仿文藝復興畫家拉斐爾的《雅典學院》(Scuola di Atene, 1509-1510);第四集〈花錦的著陸〉(花錦の上陸)則是學巴洛克畫家魯本斯的《瑪莉王后登陸馬賽港》(Le Débarquement de la reine à Marseille, 1622-1625)!

值得一提的是《兩國花錦鬥士》舊版封面以浮世繪為主題,這兩款設計,正好反映岡野美術學校出身、美術史名作信手捻來的背景。封面繪圖的巧思還不算什麼,她在內頁也十分勇於嘗試——設定在唐代的神怪惡搞作《妖魅變成夜話》(妖魅変成夜話,1995-),便是全以水墨繪成的妙作。

在日本漫畫界,岡野以水墨代網點的實驗並不孤單。在她展開《妖魅變成夜話》連載的十一年後,皇名月也採用水墨畫出以平安時代為背景的奇幻作品《夢源氏劍祭文》(夢源氏剣祭文2006-小池一夫原作),而且皇名月的畫法嘗試還不僅於此呢!

 

再看看上面這張圖,一邊是民初漫畫大家豐子愷1898-1975)的作品,一邊是皇名月的作品,分得出來到底左邊還是右邊出自皇名月之手嗎?

 

答案是:左邊〈賣花女〉乃豐子愷之作(1926),右邊則為皇名月的〈桃花扇〉(2000,收錄於《山中傳奇》〔山に住む神〕)。皇在這則短篇中,刻意採用有木刻版畫質感、又接近民初漫畫的線條,看起來味道才會跟豐子愷這麼像!足見皇在話民初故事之於,對當時的美術作品也頗有涉獵。

皇名月的畫美,我至今唯一看到的批評就是曾有人說她畫的人很「無神」,大概因為她筆下人物眼睛就一個反光亮點,不像一般少女漫那樣閃閃亮亮,而且她很少把瞳孔畫清楚——我愛極她這種介乎唯美與寫實之間的畫風,然而多數人似乎都是從她為遊戲做的人設或小說插圖接觸到她。

事實上皇名月不僅美術功底厚,大學唸的還是古典文學,想來她日文底子佳之餘,漢文應該也讀了不少,還可能略通現代中文,這可以從她的作品中察知——一來是人物命名合於中文口語,二來是常直接用古代或民初的中文詞彙。皇曾寫道,中國歷史上她最喜歡的時代是明末清初跟清末民初(一度對鄭成功非常著迷,還說他是中日友好的希望之星),最受不了的時代是三國(日本人有三國熱)。中國之外,李氏朝鮮的歷史與民間傳說也是她酷愛的題材。至於她以日本古代為背景的原創短篇,都設定在後於平安時代的「鎌倉時代」(1185-1333)。

岡野雖然不像皇曾在大學讀古典文學,但也是好讀中日古典名著的人。其《妖魅變成夜話》中,有個人物叫珍春,另一個叫成潭……前者唸起來像真蠢,後者像沉潭,我原以為岡野是缺乏中文語感才這麼取,後來才發現珍春與成潭剛好一個愛耍蠢,一個愛作繭自縛,這兩個名字不就是最佳諷刺嗎? 

這兩人的考究癖,可不只顯現在繪畫技法或人物名字摹古。岡野的個人網站「OGDOAD」命名自埃及「八元神」,且大量採用直排,是她「好古」精神的極致展現;在對古代近乎神秘主義的崇拜之外,她還頗有追根究柢的精神,曾在《摩登和尚》(ファンシィダンス1984-1990)後記裡曾寫道,為了更深入了解和尚的生活,自己還請教過和尚們袈裟的摺法(這部曾在一九八九年改編為電影,周防正行導演,本木雅弘鈴木保奈美主演)。相較於岡野引經據典,皇的個人網站索性直白地命名為「好古」;她筆下的唐代考生會投「行卷」,所繪之明代氈帽至民初服裝亦十分到位。

 

岡野最為人知的作品莫過於《陰陽師》(1993-2005),其原作為夢枕貘的小說,不過從第八卷祈雨篇開始,就是岡野自創,還有不少從古人習慣出發的劇情。有別於許多漫畫家喜歡把古人改造成現代「飄逸」的髮型,她筆下平安時代的人這卻十分在意頭髮整不整齊——第十集有很多主角安倍晴明披髮的畫面,而這顯然並非常態。一開始是晴明心緒混亂,後來是因為能量不穩定。該集晴明的女友真葛嘗試說服晴明跟她發生關係,晴明卻心想:披著髮怎麼抱你。後半他忘了束髮戴帽就去朝廷準備跳安摩,被其他官員指指點點,因為有人只是帽子掉了就丟官!

我喜歡這種「古代人怎麼看世界」的詮釋,岡野除了呈現當時對禮儀的苛求之外,還畫出了古人的審美觀——有段另一位主角源博雅羨慕別人得福來病(腮腺炎)一下變俊男美女,真令讀者捧腹!平安時代的審美觀,在現代看來多麼微妙:大餅臉、黑牙齒,女性將原本眉毛拔光,畫上米點一般的眉毛……

她這種描繪,總讓我想起皇筆下的民初女子——看著看著,我竟想對岡野與皇說:你倆趣味相投,要不要去結拜啊?

 

 

.女性的筆觸

對於《陰陽師》,我愛岡野的塑造更甚於夢枕貘原作,是因為她自創的角色真葛。這個在晴明家借住的少女,後來變成晴明的情人,乍看是個活潑且愛惡搞的小搗蛋,但實際上她卻是個強大到可以進入異界尋找晴明,並把破碎的他帶回人間復原的女子。

這種無厘頭、喜歡捉弄人卻比男性還強大的女子,總在岡野作品中出現。比如說八〇年代喜感作品《摩登和尚》的女主角赤石真珠。真朱學生時代是籃球社成員,是個高大、穿男裝比男孩子還帥氣的美女,被男性包圍卻總在捉弄他們。這樣的她,卻遇上了對手塩野陽平——在東京玩團的鄉下寺廟繼承人,看似無厘頭、跟得上流行、酷,卻正準備剃髮去山上修行三年。

真珠不想被束縛,不想成為和尚的老婆,但卻無法跟陽平分手,於是就展開長達八集「要不還是兵變吧?」(陽平山上修行跟臺灣人服兵役差不多)的你追我跑旅程。

「我還是比較喜歡大人的戀愛,彼此互相喜歡卻不親吻。」(《摩登和尚》第五集第一三八頁)真珠這麼說,淡淡地。她從女子大學畢業以後,過著普通上班族的生活,討厭通勤電車上的擁擠,討厭職場八卦,不過卻不否認此乃自立之道。她和一幫女子大學友人,就這樣,幽默卻不失優雅地在這個世界上生存。

 

一九九五年起斷斷續續連載十餘年的實驗性作品《妖魅變成夜話》(莫說岡野不填坑,如今該作連載雜誌也休刊了),主角龍玉相貌設定與《陰陽師》的晴明一模一樣,是以初登場總讓讀者誤以為是男子,然而龍玉其實是個帥氣的仙女!她不願意嫁給命中注定但品行不佳的對象李成潭(這男人長得像源博雅,岡野可真愛自嘲),只好一邊幫他一邊整他。若要看岡野的無厘頭,這部取材自中國志怪小說的惡搞作品是極致。

到了二〇〇七年,岡野對「強大女性」的描繪又有轉向——這回愛惡搞的帥氣女孩退場,「大地之母」躍上紙面;岡野結合美索布達米亞神話與近代中東肚皮舞,畫出《伊南娜》(イナンナ,2007-2010)。不過也因為這部作品太缺乏劇情而近乎插畫,引來讀者在Amazon大批:「這不是漫畫!」(漫画ではありません。

 

 

相較於岡野好編喜劇,皇則長於刻畫時代悲劇。

她大學時以《蛇姬御殿》(蛇姫御殿,1989)參加比賽出道,畫的就是保科正之家族與白蛇的悲慘糾葛。其後講花精下凡與唐代書生戀愛,並遇見許多市井人物的《花情曲》系列(19911998),除了本篇是喜劇之外,其他篇章如〈蝴蝶至春園〉、〈花香之日〉、〈戀泉〉多是遺憾收場。

皇名月最具代表性的原創作品,莫過於《李朝.暗行記》(1993)、《燕京伶人抄》(1995-1996)與《大地兒女情》(黄土の旗幟のもと,1996),這三部可說都擺脫不了濃濃的悲劇色彩——

《燕京伶人抄》上集細膩刻畫民初京劇伶人與劇作家間的情誼,續集《女兒情》則描繪民初各類女性的命運,在軍閥小妾、賣藝女、千金小姐的煩惱之外,還有媒妁之言髮妻與丈夫留學時的女友爭孩子的故事;《大地兒女情》則聚焦明末亂世,描寫男女主角李信與紅娘子加入闖王旗下的經過,雖說女主角有「熱血笨蛋」傾向,不過男主角髮妻不苟同他加入「叛軍」而自殺,又幫為官的妻舅擋民粹暴民,充分表現知識份子在亂世身不由己的尷尬。


此外,早在韓劇風靡東亞之前,皇名月便畫出了以李氏朝鮮中期(她設定的時間約同中國明末)為背景的《李朝.暗行記》——主角暗行御史尹壽驥,乍看擁有能除暴安良的身分,實際上卻對社會窠臼無能為力,因此他救不了為家族財產被送去當大官小妾而自殺的妻子,也救不了一路上他遇見的苦命女子。

無論故事發生在中國、日本抑或朝鮮,皇名月始終對舊社會女性的憾恨耿耿於懷——在她筆下,不會出現老一輩作家或男漫畫家那種「克勤克儉侍奉老公」的懷舊風讚頌,她只想為那些年華默默被禮教、家族利益消磨殆盡的女性發聲。

 

.連載誌:漫畫家的難題

 

二〇〇六年,皇名月開始在小說家小池一夫經營的雜誌《時代劇漫画 刃-JIN-》連載改編自其小說的《夢源氏劍祭文》,但兩年後這連載就隨著該誌停刊而中斷;二〇一二年,該連載於角川書店的《Samurai Ace》(サムライエース)復活,然僅僅一年又隨雜誌停刊而休載。

《夢源氏劍祭文》連載的坎坷旅程,讓人不得不想到皇名月至今沒有長篇作品,並非其畫功不佳,而可能是故事太過雅致、連載雜誌又不夠穩定的緣故。早在《夢源氏劍祭文》之前,她就常在作品後記說還會畫下去,故事卻一冊就斷頭!像是九〇年代講李自成事的《大地兒女情》到跟別人合作的《Archaic Chain》都是如此。

岡野玲子和皇名月一樣,沒有跟任何出版社長期合作,沒固定在哪本雜誌連載,作品合約到期往往就是換一家出版社出版,不過她卻有《陰陽師》這樣的大長篇,並且還出了續集《玉手匣》(2011-)。

看看《陰陽師》第十二集岡野刻意「穿越」的惡搞吧——為什麼平安時代的藤原兼家在看《Melody》雜誌?只因晴明有小孩他卻不知,侍女便提醒他去看《Melody》雜誌,真葛會把晴明的事情畫成四格漫畫賺外快!

白泉社的《Melody》便是《陰陽師》及其續集《玉手匣》連載的雜誌,該誌現在是我心中少女漫畫雜誌的第一把交椅——清水玲子、岡野玲子、吉永史、成田美名子、山口美由紀、山崎貴子、冰川京子、山崎貴子、西炯子等執筆陣一字排開,大多是已成名且有二、三十年資歷的老手,直讓讀者肅然起敬。哪裡找一本素質這麼齊、內容這麼深的少女漫雜誌啊?

Melody》原先是月刊,但在九〇年代末變成雙月刊,一說是因為銷量不好,但個人覺得隔月出較能維持漫畫的品質,讓這些資深少女漫畫家更有發揮空間。畢竟像岡野這種作畫縝密的,或者清水劇情這麼複雜的,要趕月月出刊,效果鐵定打折扣。

Melody》執筆陣中,西炯子等人也都在小學館的《Flowers》連載。《Flowers》大約目前唯一能和《Melody》一拚深度的少女漫畫雜誌,目前陣容有赤石路代、秋里和國、渡邊多惠子田村由美等人,而荻尾望都、吉田秋生等大咖也曾於該誌發表作品。

有時會想,如果皇名月也在《Melody》或《Flowers》這樣的雜誌連載,是不是她的作品就會長命一點?然而,如果皇在這類雜誌連載,是否會益發受到拘束(日本漫畫作品其實很受編輯/雜誌社影響),反而出不了像《燕京伶人抄》這樣充滿實驗性的作品呢?(其實岡野的實驗作《妖魅變成夜話》也是刊載於非一般漫畫誌之《月刊百科》。)

連載誌啊連載誌,真是漫畫家生涯中必須面對的難題。無論未來發展如何,都期許岡野與皇的作品受到更多讀者關注。

 

  

.作品時代背景

中國

東周 皇名月《越人歌》、《荊軻刺秦王》

東晉 皇名月《梁山伯與祝英台》

唐 皇名月《花情曲》、《蝴蝶至春園》、《戀泉》(系列作)/岡野玲子《妖魅變成夜話》

宋 皇名月《桃花源奇譚》

明 皇名月〈虎嘯〉、《大地兒女情》

清 皇名月〈青樓女兒國〉、〈貢院之鬼〉、〈桃花扇〉

民初 皇名月《燕京伶人抄》、《燕京伶人抄二 女兒情》

 

日韓

平安時代(794-1185) 皇名月《夢源氏剣祭文》/岡野玲子《陰陽師》、《陰陽師 玉手匣》

鎌倉時代(1185-1333) 皇名月〈修禪寺物語〉、〈蛇姬御殿〉

李氏朝鮮(1392-1910) 皇名月《山中傳奇》、《李朝暗行記:身世打令》

現代 皇名月《黑貓的三角》、《Archaic Chain》/岡野玲子《摩登和尚》、《両国花錦闘士》

 

西洋

中世紀法國 皇名月〈掠奪女孩〉

十七世紀荷蘭 岡野玲子《ディアーヌ・ド・ロゼの陰謀》

十九世紀美國 岡野玲子《妙技の報酬》

 

 

 

.推薦連結

岡野玲子

OGDOAD—官方網站

Wikipeida:岡野玲子

 

皇名月

好古—官方網站

Twitter:古都人—官方推特

Wikipeida:皇名月

 

.相關文章

男孩不看少女漫?

歷史@日本漫畫

黑白研究院:動漫館漫畫

 

.最新消息

烹鶴村G+最愛:漫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