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6  Last Update: 2007.1.20

Please Save My Earth

日渡早紀《僕の地球を守って》

這是一部可怕的作品,幾乎每個讀過的人都會屈服在該作的魔力之下;這是一部長而進度緩、明明是科幻背景架空度卻甚低的作品,一部充滿花邊裝飾和留白背景、第一冊和最末一冊畫風差異甚大的作品,或可說日本漫畫常見的缺點它都有,但這些缺點到了日渡早紀筆下都變成優點。

這是一個愛情故事──一個包含九人生命、世界毀滅、輪迴的愛情故事,一個羅生門式的愛情故事。

 

. 邂逅

開始大量閱讀少女漫後,一度參考不少中文漫評;除開一些絕版多時或未有中文授權的早期作品,批評最少、最多人推薦的就是《守護我的地球》(ぼくの地球を守って,舊譯:地球守護靈)──

寫《日本動畫瘋》的美籍學者Patrick Drazen對《守護我的地球》尤為著迷,竟以一整章篇幅論述這部作品。我好奇究竟是怎樣的內容,能讓一位西方男性如此驚嘆而推崇?即便以他西方人的背景,仍對輪迴這個東方人熟悉的概念一知半解。(他在書中稱紫苑木蓮為千年前的外星人,輪迴而在千年後的廿世紀末日本重逢,但其實日渡對輪迴的解釋應為死後立刻投胎,否則輪為何小了亞梨子九歲,紫苑又如何在越球上收到越戰、柬埔寨戰爭的訊息?)

 

.羅生門

九個外星科學研究員,駐守月球基地,基地裡所有男性都愛上了最美、最高雅、近乎女神的研究員木蓮──不,應該是最頑皮、最任性,還帶有一點花痴的研究員木蓮……

對不起,我們在說同一個人嗎?

日渡早紀這種以多重視角切入的說故事手法,據稱數年前由竹宮惠子《威廉茲圓舞曲》開啟*註,幾年後吉田秋生在《情人的吻》(ラヴァーズ・キス,1995)也用過,但吉田短而清淡的高中生六角戀愛與日渡早紀廿一冊複雜兩世情顯然是不同典型──

日渡先是跳脫現實世界,將場景拉到宇宙另一端──一個既有戰爭,又有能與植物對話超能力者「蹟奇」的矛盾世界。男女主角紫苑和木蓮,一位是故鄉淪為戰場的超能力者,一位則擁有「蹟奇」神聖身分,但童年都不快樂;他們不約而同到月球任職地球觀察員,與另七位研究員共處;九人平時暗藏的矛盾在母星全滅於戰火後爆發──

雖說日渡作品中總充滿溫情,但她最擅長處倒不在此,而是對「絕望」的描寫;在母星毀滅、眾人衝突之後,緊接著瘟疫降臨,九人孤立絕望中死亡襲來,眾人恩怨讓男主角獨活至終,漸趨瘋狂。

《情人的吻》和《守護我的地球》的共同點,在於男主角都是同儕眼中的「壞男孩」、外貌出眾的兩位主角童年均灰暗、兩部都先性後愛,而故事最末真相大白,又不約而同肯定男主角的無辜及愛情存在之必然。但不同於《情人的吻》以女主角觀點始,女主角之妹觀點終,男主角徹頭徹尾是被窺視的人物,除與友人敘述其母罪行外,未出現太多自敘;《守護我的地球》則由男主角回憶始,女主角視角終,在兩段完整的敘述之間穿插其他配角的片段回憶以補足。

我們都明白,自己所見並非事實全貌。日渡、吉田利用這點讓故事中的主角們不斷綜合各種觀點推理,而讀者也在其中享受綜合各種角度以達成全知的弔詭……但不同於《情人的吻》主角互舔傷口的樂觀,《守護我的地球》的紫苑木蓮之戀經典處,正如當紅的KT Tunnel形容情人永遠是other side of the world──或許吧,寂寞在永遠無法碰觸的,或許是最親密的人內心深處。

於是我們在逐漸崩解消逝的世界裡,讀到日渡筆下紫苑最深層的絕望……

 

.輪迴

他可能是少女漫中數一數二年少,同時也是數一數二年長的男主角。(要論存在感,他真比蓮更像《包圍我的月光》的男主角。)他的時間總不太對勁:七歲戀愛,十六歲生子,十八歲結婚,目前廿四歲……

小林輪,陪著讀者渡過了漫畫裡外十六年的時間──一九八八年在「花與夢」登場時年方七歲,二〇〇三年續集再現身時已是廿三歲青年──這傢伙很妙,七歲時有著超乎常人的心機,將一群高中生耍得團團轉,廿三歲時卻又顯得神經大條、異想天開,常令七歲兒子也咋舌。

在某方面是天才,另一方面是單純天真?或許這傢伙是太早被奪去少年時代,而今才在裝傻與真傻間徘徊,與孩子一同重作少年吧──其實小林輪的性格在《守護我的地球》本篇中並不明顯,除了幼童的頑皮,讀者只見到他受前是記憶左右的一面,這或許是日渡早紀稱《包圍我的月光》(ボクを包む月の光)乃服務讀者的緣故。

托爾斯泰說幸福的家庭總相似,因而有許多讀者認為《包圍我的月光》的幸福家庭和《守護我的地球》的悲劇愛情相比顯得太過一廂情願,但日渡確實是為《守護我的地球》「補完」。

當年在月球上的夥伴,除了前世為女性的國生櫻和錦織一成,其他人今生依然愛著亞梨子──從十年後眾人均不婚可知;他們為何願意放手,讓年紀小了這麼多的輪和亞梨子在一起?其實輪自己也清楚,第二話他和亞梨子參加完聚會後有段對話:

亞梨子:對了,大家怎麼都不結婚啊?!春彥、迅八,還有大介也是。

輪:……

亞梨子:該不會是不想結婚吧?

輪:(冷笑)……真是的,想到就生氣。大家在等我老去吧,我想。不過,我可是年輕九歲喔。

輪那句「大家在等我老去吧」,明確點出他明白眾男對自己有種歉疚──前世那九年太殘酷,這輩子的禮讓和幫助,也就是補償,這在小椋迅八和笠間春彥身上特別明顯──在東京鐵塔救了輪的是迅八,變成輪和亞梨子「媒人」與「家庭顧問」的是春彥;因為這九年無法改變的差距,輪可說是因禍得福吧?

亞梨子的性格既天然又固執,相較之下活潑而行事出人意表顯然較精采──明明是天才卻隱於市,放著正職不做到處打工體驗生活,兒子蓮亦只知他常「突槌」(是以第八話円告知姪子蓮哥哥是天才,蓮亦不信)。透過第十二話蓮窺看父親七歲時的感情世界,可知輪似乎是一面學著與前世記憶共存,一面急著長大以配上亞梨子;而成年後的輪又極力融入一般人的日常生活。

我並不討厭這種用悲劇會來的過分幸福,反而相當喜歡輪寵蓮的段落,畢竟剛剛提到的托爾斯泰之語是事實,不難理解輪為何被兒子一說「這是我最大的心願」就沒輒。《包圍我的月光》當然不及或《守護我的地球》在漫畫界的地位或巧思,但不啻是愛好者了解作者想法或人物性格的途徑。 

 

 

註:李衣雲《私と漫畫の同居物語》頁二二六

 

.推薦連結

日渡早紀

維基:日渡早紀

維基:ぼくの地球を守って

維基:ボクを包む月の光

すばる -日渡早紀ファンディレクトリ-

地球守護靈--Please Save My Earth

 

吉田秋生

維基:吉田秋生

維基:ラヴァーズ・キス

pip的流行文化私筆記:吉田秋生的另類溫柔

凱特喵:情人的吻

 

.相關文章

男孩不看少女漫?

被記憶玩弄的愛情——Rahxephon, Zegapain & 御伽草子

黑白研究院:動漫館漫畫

 

.最新消息

烹鶴村G+最愛:動畫

烹鶴村G+最愛:漫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