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3.1 Last Update :2007.4.20

洛神 南宮搏和胡氏兄弟的揣想

「冀靈體之復形,御輕舟而上溯。浮長川而忘反,思綿綿而增慕。夜耿耿而不寐,霑繁霜而至曙。命僕夫而就駕,吾將歸乎東路。攬騑轡以抗策,悵盤桓而不能去……」

曹子健那年信筆寫下〈洛神賦〉,沒想卻成了文學史一大懸案──

都說文章是作者有所歷方能動人,西方人因而將《羅密歐與茱麗葉》穿鑿附會搬上銀幕說是莎翁身歷其境;那中國人千年來屢將曹子健筆下人神相戀的悲哀,解釋為現實生活中的悲劇,又有什麼好奇怪?

 

他有個那樣美貌的嫂嫂,美貌到父親都對這媳婦有著異樣情感──劉楨只是看她看呆了,竟落得坐牢的下場;而這絕美的嫂嫂最末又被哥哥無情地賜死。為何她非死不可?這女子也沒歷史上留下干政的紀錄,曹子桓要殺她,為何不在初見時就將這個敵人的妻子殺死,而後又立她為正室?

正史當然沒能留下什麼關於這個故事的合理解釋。

於是他們說,是嫉妒,是嫉妒殺了這個美艷絕倫,嫁了兩任丈夫的女人──她是身不由己,在動盪中被當作玩物,唯有在小了十歲的他眼中,她才是女神──於是那一輩子無論文學軍功都在和弟弟爭鬥的第二任丈夫,殺了她;唯有如此才能忘卻她帶給他的恥辱。

鑽研文學與歷史的教授們個個面露不屑,擺手說建安時代的大家怎麼可能愛上大了自己十歲的嫂嫂,但人們還是無法拋卻悲劇後的無盡想像;一九五〇年代最愛脫古人衣服的作家南宮搏,寫下了小說《洛神》;大約五十年後,胡曉明、胡曉暉兄弟又以同名作品奪得第二屆羅貫中歷史小說獎──同樣是曹植和甄宓的悲戀,卻有截然不同的形貌:

 

 南宮搏

胡曉明、胡曉暉

開場

曹家,登場人物:甄宓、曹操妾、曹植

袁家大廳,登場人物:甄宓、劉夫人、曹丕

甄宓性情

開朗、輕巧、動(主動)

內斂、瓢緲、靜(被動)

甄宓與曹植

有肉體關係:

在甄宓嫁給曹丕前,為曹植「初夜」。

無肉體關係:

甄宓盼「植弟」永保最初純真。

曹植與崔氏

不合:崔氏家族從中作梗拆散曹植與甄宓。

(沒寫到曹植和崔氏的孩子)

合:但曹植心裡最重要的仍是甄宓。

(曾提到曹植和崔氏的孩子)

曹睿生父

曹植

曹丕

曹操

善,無篡奪之心

愛慕媳婦,有篡奪之心

卞夫人

嫉妒媳婦,欲置她於死地

曹沖

未出場

出場(為曹操囑意之接班人)

接班人之爭

曹植敗給曹丕

曹植私出 

曹植隨替蔡文姬求情的甄宓打破禁令入宮

兩部作品中,曹植如此行動皆為甄宓

甄宓之死

曹丕賜毒飯

 曹丕賜白綾

兩部作品中,甄宓死前均想到曹植

收場 

曹植在洛水上回想七步成詩之光景,感傷之餘寫下《洛神賦》,數年後曹睿見此賦知身世。

由銅雀臺七步詩成詩順敘至漳水上成《洛神賦》。

是時代的緣故嗎?一九五〇年代讓南宮搏被逐出香港的床戲,今人看來也不過爾爾;而他筆下只有曹子桓一個壞人的故事,讀來竟覺有些天真。南宮搏的故事是一廂情願的純愛,但胡氏兄弟編出的劇碼卻被窒礙重重的古代政治情勢包圍,險惡局勢下,兩人的戀情也就只能是願望而已──不,或許就是沒能實踐才可貴,得不到因而最美……

藏在心中的,永遠是那少年的形象,純真、潔淨,沒有一絲汙點。於是在她性命將竟的那刻,她見到那少年,騎著馬,向她而來──她闔上了眼睛,順從地將頸子套進白綾。

「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當。抗羅袂以掩涕兮,淚流襟之浪浪。悼良會之永絕兮,哀一逝而異鄉……」

而故事早在起首曹丕闖進鄴城袁家,見甄宓而一怔,劉夫人在旁冷笑預言時,就已註定結局。

 

.推薦連結

曹植〈洛神賦〉全文

南宮搏《洛神》 1958香港友聯初版,2001台北麥田重出,ISBN 9574697703

胡曉明、胡曉暉 《洛神》 1999實學社、2006遠流,ISBN 9573258226

 

.相關文章

凌力的柳搖金,傾城傾國

黑白研究院:讀書室小說

 

.最新消息

烹鶴村G+最愛: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