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2.24 Last Update :2008.3.1

 

國家、女性、希洛唯

神鬼認證:最後通牒

 

 

完美的收場可能存在嗎?

這部電影雖然稱不上完美,但卻是眾人眼中的好片──影史上少有續集電影如此受大多數影評及一般觀眾青睞。

儘管有少部分人認為本片是部缺乏思考深度,但我抱持異議:包恩值得觀眾思考之處,又何止是討好人的非絕對線性敘事?細細由對國家機器的描寫及兩性角色互動、與原作迥異的種種看來,仍會發現這是一部微妙的電影──

 

The Bourne Ultimatum (2007)

Directed by Paul Greengrass; Written by Tony Gilroy, Scott Z. Burns, George Nolfi (Screenplay).

 

 

▲ 當包恩(Matt Damon飾)重拾人性,也是他背離中情局的開始。

.鷹犬的逃脫與懺悔

包恩系列的前兩部,乍看之下是單純的悲劇主角反抗邪惡組織故事,但進行到第三集末尾,主角終於取回本名,來到「傑森.包恩」的出生地──中情局秘密實驗基地,並質問負責該計畫的博士為何進行洗腦實驗,使他變成這副模樣,博士答以:

「沒有人強迫你做這些事,是你自己決定要加入這個實驗的!」

中情局,自詡為世界警察的美國,控制世界的手段之一。包恩系列電影的中情局,為了國家利益,不惜濫殺無辜,快要成為東廠錦衣衛;捨棄原來身份成為中情局殺手的包恩正因受不了良心譴責,行動失敗,反而被中情局追殺。從包恩逃亡的過程中,敏感的觀眾或許會發覺:

中情局是一個全球化的組織,在世界各地都有據點,並雇用當地人服務;這個組織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所到之處無不留下混亂。

從打手成為背叛者的包恩,在首集中以失憶受害者的姿態現身,到第二集回憶起愈來愈多自己殺害無辜的細節,進而向被害者遺孤說明真相並道歉;這時他「既是被害者亦是加害者」的形象亦愈見清晰。至第三集尾聲,包恩回到原點赫然發現對現在本身的處境自己也無法卸責──

當國家掀起戰爭、暗殺行動時,成為兵士或鷹犬的國民,是否該面對,自己成為共犯結構最底層,乃出於自身選擇的事實?

若說《全民公敵》或《晚安,祝你好運》表達的是國家機器如何監視並控制個人的自由,那包恩系列就訴說了權力者如何假「國家」之名,使國民成為鷹犬──罪人。

包恩最後在夜色中回頭,問同樣被洗腦的另一個殺手:「你知道你為何要殺我嗎?」

這無疑是本片重要的訊息──你知道你已然成為這個結構最底層的共犯了嗎?

 

.當女性進入角力場

包恩系列中最有趣的,莫過於中情局主管階層的設定:

藍迪這位片中唯一的女性主管如何對上一幫男主管。

藍迪(Joan Allen飾)在瓦森(David Stratharin飾)等男性主管包圍下求生。

在第三集中,觀眾耳聞諾亞.瓦森拉說出潘蜜拉.藍迪進入絆腳石計畫的理由竟是「失敗時可以將責任推給她」;當藍迪發現事態有異欲知會局長時,局長選擇不接她的電話;尤有甚者,藍迪對「絆腳石」背後更深一層的計畫「黑薔薇」一無所知,機密資料甚至要包恩幫她取得!

藍迪並不是缺乏才能──片子前半利用反查關機者得知誰是背叛者,後半配合包恩將瓦森等人誘出以取得「黑薔薇」並先瓦森一步公開資料,都可看出她的智謀更勝其他男性主管;但正如大部分女性在男人環伺的職場中遭遇,即便當到主管,仍處於男性的蔑視中──這假性職場性別平等!

除了藍迪性別先天上就遭受歧視外,她的理想化特質亦與瓦森等人格格不入。第三集中有場兩人辯論的戲相當精采:當藍迪指責瓦森「不能濫殺無辜」,瓦森立刻反擊「難道得眼睜睜看壞人跑掉」,藍迪再度重申「一旦開始濫殺無辜就停不下來」,瓦森答以「我想幾時停止就立刻停止」!

很明顯藍迪是理想的鴿派,瓦森則代表現實的鷹派。於是當瓦森堅持要殺幫助包恩的舊部妮琪,而藍迪堅決反對,質問:「你有什麼資格殺她!」瓦森便憤然回吼:「你太天真了!」

藍迪的天真,是屬於古中國自大男性們嗤笑「婦人之仁」的那種。

包恩系列缺乏思考深度嗎?玩味其置入性符碼之意義,會發現隱含了微妙的性別議題──

除了藍迪在職場和男性對立的處境,諸位可曾察覺自首集的瑪莉到第三集的妮琪與藍迪,幫助包恩的都是女性?

最末藍迪在大廈外被包恩問及「為何幫我」,她答道:「他們對你做的事,不是我要的理想。」

《神鬼認證》中堅持理想的正是女性,而非男性。

 

.與其說像原著,不如說是鋼彈W的成人版

《神鬼認證》系列電影,無疑與原著大相逕庭:

第一,原著直至第三集(第四集非原作者所寫,姑且不論),瑪莉都活得好好的,還和包恩生了孩子;包恩沒被中情局當作棄子,他並不是個悲劇人物。

第二,包恩系列原作背景在冷戰期間,當時美蘇對立的局勢和今日全球化的多元與混亂大相逕庭──電影所表達的是世紀之間美國對第三世界發動戰爭的隱喻(見本文首章)。

第三,冷戰期間世界氛圍傾向二元對立,原著中包恩亦有個死對頭豺狼;電影中包恩非但沒有死對頭,片末亦直指包恩的處境有相當大一部份是自己造成!

 

▲ 從小被培訓成戰鬥機器的《鋼彈W》主角希洛‧唯。

他已經不是原作那個包恩,反倒像吾輩熟知的日本動畫《鋼彈W》主角希洛.唯。

希洛.唯,十五歲,殖民地派來的恐怖份子,熟練各種戰技到匪夷所思的地步,且無論墜崖、自暴、落海都死不了──這個可以控制自己腦波的戰鬥怪物,和一人就把中情局耍的團團轉的包恩相較,能力上有相似之處;但僅此無法認定他是電影版包恩的同路人。

電影第二集片末,包恩赴俄只為向過去暗殺的俄籍政治家遺孤致歉,實在很難不讓日本動畫迷聯想起希洛.唯誤殺欲簽訂和平協定的諾邊特元帥後,如何找到他的孫女,將配槍交予她.欲以一死贖罪。

不敢斷定電影包恩是希洛的戲仿(雖然美國有播過《鋼彈W》),或有一更早的原型,但其消解主角正當性,藉由主角贖罪之旅否定二元對立的觀點,確有相似之處。

而拯救殺手/恐怖份子脫離深淵的,是女性。瑪莉的溫情讓包恩得到平靜,即便在她死後,包恩仍被她的思維模式影響著──第三集開頭包恩在俄逃亡,打倒二警卻不下殺手,遭警員質問:「為何不殺我?」

包恩只淡淡地說:「她不希望我這麼做。」

使希洛.唯脫離恐怖份子生涯的,同樣是一名女性──莉莉娜.匹斯克拉福特這個繼承家族「完全和平主義」的美少女,象徵地球和殖民地和平的希望;她的包容融化了希洛的冷漠,她的理念促使希洛終止殺戮,她的願望給希洛活下去的目標……

希洛和包恩最終都因女性放下屠刀──希洛和包恩的「不殺」並非神般的紛爭仲裁者,他們僅能竭盡所能避免再開殺戒,因為人命寶貴。

 

.推薦連結

Wikipedia: The Bourne Trilogy

IMDb: The Bourne Ultimatum

 

.相關文章

平成鋼彈閒話

黑白研究院:放映室—影展與類型電影

 

.最新消息

烹鶴村G+最愛:電影與電視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