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5.11 Last Update :2010.3.6

一個不合格美術系系友的

蜂蜜幸運草讀後感

 ¡ 本頁論述不代表所有美術系學生及系友立場!

本來不打算租這部漫畫。我想我能接受《交響情人夢》(のだめカンタービレ,2001~),卻不一定能提起精神來閱讀以美術大學為背景的漫畫──尤其這還是一部純愛漫畫!

翻閱《蜂蜜幸運草》(ハチミツとクローバー,2000~2006)的動機,是報載昨日這部作品改編的電影在母校首映。

我想知道,我這個不合格美術系畢業生,會如何評價這部以美術大學學生為主角的漫畫?以下就是我的閱讀報告:H & C Fans請自行關視窗離去,讀後冒煙我可管不著!)

 

.不及格!──為什麼大紅?

畫工不及格。

分鏡不及格。

內容不及格。

以上三點是我對這部作品的第一印象。

漫畫的內涵是什麼?為什麼我們要看漫畫?同樣是陳述故事,漫畫和小說繪本有何差異?

羽海野千花(羽海野チカ)的分鏡擁擠、跳躍而雜亂,到第四五集描寫真山理花 亞弓三角才略略好點;但讀起來還是非常吃力──不是要她像田中政志那般神到可全用圖描述事件(《恐GON》),畫出宮崎駿的流暢運鏡、村上紀香清水玲子的戲劇性畫格……但她為什麼用大量文字填塞畫面來說故事?

羽海野千花的作品偏向繪本風格、頁數少,但這樣就可作為用文字塞滿畫格的藉口嗎?

要說繪本風格、頁數少畫漫畫如何才好,我想可以翻翻阿保美代。要說平平淡淡生活小品,與其翻畫格塞滿文字的漫畫,大家不如去讀繪本或輕小說私小說來得好,相信以繪本的大畫面或小說的文字篇幅能把那種感覺交代得更好。

至於畫工我想就不多作評述了,可能是她助手太少吧。(不是說才兩隻?第五集以後多加一隻,雜線就少了許多)再說也有畫工不迷人但故事可看性高的吉田秋生。

 

.戀愛單元劇?──請給我一個主題!

翻這部翻得暈頭轉向,除了分鏡的擁擠、跳躍、雜亂外,搞不清主軸在哪也是重要因素。

讀第一冊時,我覺得亂無頭緒──乍看之下像單元劇,但又有前因後果;想說好吧,反正很多漫畫第一冊作者都在摸索,但一直翻下去才發現這部要說是單元劇嘛又不是單元劇,要稱之為連續性長篇嘛又顯得旁枝末節太多……我並不期待這種校園劇要像推理、冒險、奇科幻作那般充斥大量讀者後來想起時會感嘆的伏筆,甚至希望在這種生活小品中來點意識流蒙太奇之類可愛的實驗性,但《蜂蜜幸運草》又普通到僅僅偶爾出現一點超現實,實驗性也付之闕如。

真要講主題,戀愛、課業事業、友情……作者想囊括的東西太多,反而沒有一樣到位。

如上段所述,作者總是以大量文字填塞畫面描寫主角們內心所感,但使用這種手法,除了顯出作者分鏡、以畫面陳述戲劇性時刻或交代角色內心的功力嚴重不足之外,還突顯出另一個失策──

漫畫家在塑造人物時,只使用大量對白與心獨白來描述人物(比如說森田兄弟之間天才與平凡的對比也不是從一開始就暗示映襯的,而是在後段很直白的跳出),是極為靜態而陳腐的。伏筆何只是推理、冒險、奇科幻這些類別才需要呢?為什麼不用動態而流動的分鏡,或在這之前就隱隱帶出角色的過去呢?作者似乎只是邊連載編想故事,並努力補完人物的背景設定,但愈補愈突顯作者在啟始之時連個基本的設定都沒有。

補綴拼貼的生活故事中,《蜂蜜幸運草》能算是佳作嗎?一部把課業事業輕描淡寫而極力描寫單戀的青春校園劇……其實純愛校園劇的故事裡,我還寧可選擇《海潮之聲》(海がきこえる,1993)的迷離與破碎回憶。

 

.美術系想像?──他系亦可套用的劇情!

《蜂蜜幸運草》主角是美大的學生,少不了扯到美術;但化入藝術內涵方面,明顯比《交響情人夢》遜色──交響講藝術界的怪胎、與古典的交融、表現音樂性方面都很精采,可是我看不出把《蜂蜜幸運草》主角設定成美大學生有什麼作用──

《蜂蜜幸運草》大多還是描寫主角們日常生活中碰到的疑難雜症,比如說住破公寓啦、戀愛踢鐵板啦、就業問題啦,這個經濟系英文系也會碰到啊!就算講到畫畫好了,裡面的美大學生都不讀書(為什小育到大三去查書才知道孟克是挪威人?雖然日本美術大學分科較細,創作組教學大多只著重於技能,但若如本書所描繪,無美術史常識是普遍現象的話,未免太過閉門造車),藝術方面既無過去(無論是想變成或幹掉前輩),亦無未來(好比搞團體啦,弄展演空間啦,再進修啦,參加比賽啦,辦教育啦,換跑道啦),追求藝術的路上也沒有遇到什麼考驗或挫折(什麼?你說小育手殘就是挫折?請你有耐心點聽我講完吧)……

也就是說,《蜂蜜幸運草》的藝術方面不但是蜻蜓點水的背景設定,還加深了一般人對美術系的刻板印象(不讀書、靈感從天而降──就連花本教授和理花原田的故事都是如此)!

明明想寫實,為什麼卻這麼假──

我姑且拿也是描寫藝術方面的二之宮知子(二ノ宮知子)《交響情人夢》(のだめカンタービレ,2001-2010)來比好了(雖然一是音樂一是視覺藝術)──Nodame跟《蜂蜜幸運草》女主角一樣都是社會性很低、天真到令人絕倒的天才,但不會做家事、在學校程度落後的怪胎Nodame明顯有人味許多(她絕對是個圓形人物),小育跟她一比,就像個平板不食人間煙火的假人。

Nodame也是天才,但不會看譜又我行我素有待琢磨,所以去比賽會失敗──她的失敗就是大部分藝術工作者會遇到的挫折:自己能走到多遠?外面有多少人?努力付出會不會被肯定? 藝術上的理想會與現實衝突嗎?還是根本不在乎這些,唸這個只是為了滿足自己?

《蜂蜜幸運草》裡沒有一個角色碰到這種困難,就連後期女主角小育手殘的設定都像是幾百年前愛情小說會有的情節──他們的困難都不是創作上沒有靈感或踢到石頭:

比賽會得獎,畢業展如果趕完一定很完美;倘若不是手不能畫,一定會有好成績! (就連搞不清自己要幹嘛的竹本隨性做那青春之塔也是大受好評。)況且在現實中,雷諾瓦(Pierre-August Renoir)晚年手指變形不能握筆,還不是請人幫他把筆綁在手上畫?照漫畫設定,小育又不是畫那種很細膩的東西,那種風格這樣就畫不出?連電視劇《讓愛看得見》(愛し君へ,2004)那種剝奪才能的方式都比較能讓人接受。

再來就是在創作路上「知能」的學習,美術雖然與音樂相較創作自由度較高,但並不是靈感從天而降就會創作的;當然見聞廣了,作品一定會更豐富,但更多的是向歷史取經,以及當下國內外畫壇的影響──《蜂蜜幸運草》除了偶爾提要多看世界,完全沒有畫出來啊! 反正他們都是生而知之者嘛……羽海野卻又沒畫出《阿瑪迪斯》(Amadeus, 1984)的省思。

雖然教授對森田大罵:「擁有才華的人要是不努力就跟朽木沒什麼兩樣!」但諸君,在森田的際遇中你可曾領會這點?(有才怪!)

跟《交響情人夢》比,我真想問這部的「美術相關」內涵在哪裡?

 

或許我不該抱持著「這是跟美術系學生相關的作品」的心態閱讀,而應把這部作品當作很普通的大學生純愛漫畫,雖不會充斥性別刻板印象,但也就是清清淡淡、搔不到癢處而已。

 

.推薦連結

蜂蜜幸運草

羽海野チカ________umino*chika

Wikipedia: 羽海野チカ

Wikipedia: ハチミツとクローバー

 

交響情人夢

Tomoko Ninomiya (official site)

Wikipedia: 二ノ宮知子

Wikipedia: のだめカンタービレ

 

.相關文章

莫內和他的朋友們——必須美化?

歷史@日本漫畫—午夜巴黎以前,有Melodrama

黃晳暎:悠悠家園

黑白研究院:動漫館漫畫

 

.最新消息

烹鶴村G+最愛:漫畫